“我总感觉脑子不够用。”
    “我不知道为什么把企业做得一塌糊涂。”
    “我知道应该不断学习充电,但却不知道从何着手。”
……
   这类问题,大概是当代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除了“我很纠结中午吃什么”之外的最大困扰了。诚然,社会的发展,驱动了文化与社交的多样和繁荣,所有的认知与信息盲点几乎都能在搜索引擎里得以解决;但与此同时,这样的解决方式并非是彻底的。信息的爆炸让人的精力严重失焦,面对满目琳琅且各具特点的信息,人们开始对轻重缓急失去判断,对社会与职业生涯的认知也出现迷茫混乱。
    在整个社会集体出现认知焦虑后,服务型机构及平台迎来风口。湖畔大学、混沌大学等梳理思维逻辑的机构应运而起,得到APP以其专业性和垂直性覆盖大批学究与用户,大而全的媒体与新闻网站,也开始了艰难的重组与转型。
    而在此列中,商界传媒旗下的“商界领袖俱乐部”可谓集大成者。据数据显示,截止目前,“商界领袖俱乐部”拥有会员3万多人,与之匹配的“商界APP”下载量超过100万;不足半年,举行了超过30场“商界大讲堂”,场场爆满,座无虚席。
    能拥有这样的数据绝非侥幸能够一言蔽之,那么“商界领袖俱乐部”解决了现代人的哪些焦虑感?它是如何做到的?用户们对于“商界领袖俱乐部”又是怎样的态度?
    阿喀琉斯之踵
    在《伊利亚特》中,阿喀琉斯刀枪不入,以半人半神称雄希腊。但他有个致命的弱点:脚踵不堪一击。最后,他也因为这个弱点而丧命;“阿喀琉斯之踵”也成为人们的警世箴言:时刻提防自己的弱点。
    阿喀琉斯之踵
    安徽的王强拖着“阿喀琉斯之踵”行走多年。2008年,第一次接触到《商界》杂志,王强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激情火焰填满胸间:“《商界》的故事接地气,容易理解,而且上面有很多招商项目,这瞬间点燃了我的创业热情。”
    他选择了餐饮行业试水,开了一家炒菜馆。但要在“八大菜系”领地之一的安徽,要做好一家餐饮企业,没有过人的厨艺根本无法立足。缺乏餐饮经验的王强,生意每况愈下,摇摇欲坠。
    在坚持阅读《商界》杂志的同时,王强跻身“商界APP”会员行列,对其餐饮类文章极为关注。当中,一篇《他用50年去煮一碗白米饭》的文章,让他深受触动。他砍掉了卖相不好的菜品,用心钻研仅剩的几道菜,决定将其做成极致的差异化产品。然而,饭馆生意越来越差了。他忽略了文章的主人公生活在日本大阪,文化的差异决定了这种做法的高失败率。
    在王强为饭馆生意发愁的同时,福建的陈浩也在为业务的开展挠破头皮。自从五年前在《商界》杂志上看到关于互联网的报道后,他隐隐觉得这将是下一波财富风口。他与朋友合伙,开了家P2P小额贷款公司。时至2016年,互联网元年已过去三年,但公司一直入不敷出。
像王强和陈浩这样深受“阿喀琉斯之踵”拖累的人,在中国数不胜数。他们见识广,素质高,理论知识强,反应速度快,但真正参与其中,开始实操,所有的能力与理论仿佛就瞬间失效。
    实操,就是当代创业者、中小企业主,乃至整个当代中国人的“阿喀琉斯之踵”。而当他们饱受创业带来的困难后,为何会心甘情愿成为“商界领袖俱乐部”的会员?“商界领袖俱乐部”真能解决困惑了他们几年甚至十余年的问题吗?
商家领袖俱乐部:混沌中的光芒
    时间回到2017年5月6日。
    在苏州中心大酒店里,财经专栏作家石述思以《2017正在发生的商业革命》为主题,就中国经济三大任务及楼市的投资,展开了热情洋溢的演讲。到场的会员及购票的非会员挤到了门口,却始终无一人离场。
    演讲结束后,很多会员仍是迟迟不愿离场,他们充满期待地围着商界智想总经理曹一方问道:“下一场在哪儿?我先报名!”
接下来几个月,“商界领袖俱乐部”陆续在深圳、广州、重庆和南京等城市展开了30多场“商界大讲堂”,嘉宾则包括李光斗、钱大群和吴克忠等商业大咖,依旧是场场爆满。“我们最头疼的,是每次会场都装不下前来的观众。”曹一方说。
商界智想总经理曹一方
    听完两三场“商界大讲堂”后,王强和陈浩都感觉犹如醍醐灌顶。“原来做餐饮并非产品好就行,营销、供应链等皆是必不可少。正如‘纸上得来终觉浅’,纯粹的线上理论学习太薄弱,线下的对话才能真正捅破自己解不开的结。”王强说。
    陈浩的体悟与王强大体相似,只不过他希望收获一些更实在、更具象的东西。于是,他加入了商界的另一个活动——标杆企业参访活动。几个月下来,他和大部分会员一起走访了泸州老窖、红领、诺亚财富、猪八戒和美心门等优秀企业,让他们对先进技术的研发与应用、互联网的转型和创新都有了全面而深入的了解。“真是大开眼界!走访这些企业后,我已基本将自己企业的商业逻辑梳理清楚,说不定明年就会成为互联网黑马!”陈浩打趣道,眼里却闪着光。
    王陈二人并非个案,“商界领袖俱乐部”的3万多会员基本上都经历了这样的思想洗礼和命运转折。他们有的打电话前来感谢,有的写信前来深度咨询,更有人来到公司,找到商界营销传播学院执行院长文海军,进行“六脉神剑”和“中小型企业加速器”的合作洽谈。而当他们得知“金银花事件”及“灞河男人”等经典案例均是出自文海军之手时,纷纷当场挑起大拇指。
商界营销传播学院执行院长文海军
    当今的时代,媒体网站早已失去了往日光辉,分门迭出的APP难以留住用户,微信公众号的打开率不到5%,各类媒体的线下活动的嘉宾及用户邀请亦是难上加难。作为一个不足半年的后起之秀,“商界领袖俱乐部”为何能异军突起,把将近100%的会员全部激活?
答案还得回归到用户身上去寻找。
    数十名“商界领袖俱乐部”会员在接受记者采访后的答案,无一例外地相似:价值。
    商界大讲堂部分嘉宾
    当中,一名赵姓会员做了以下解读:“任正非在《管理的灰度》里这样说:‘一个企业的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产生的,方向是随时间与空间而改变的,它常常会变得看不清晰。’如今的创业环境,比任正非所处时代更为混沌、更为不清晰,这不是几个人就能摸索透彻,也不是短时间就能梳理清晰;而‘商界领袖俱乐部’的价值,就是能够帮助我们精准而又迅速地攻破认知障碍,推进企业运转。”
    另一名叫钱鹏的会员则说:“商业形态的迅速发展,与企业业务及其文化的缓慢变革,就像一个精神焦虑,但肌肉发达的巨人。这样的巨人不会思考,只会宣泄,而每次宣泄,势必给周遭及自身带来巨大的苦难,这就让企业始终在毁灭的边缘徘徊。而‘商界领袖俱乐部’的作用,就是让毫无温度可言的巨人有了温度;用温度去感受商业社会的跳动脉搏,我们就能因势而动地扬帆远洋。”
    据曹一方介绍,商界传媒在商业领域已奋战23年。期间,商界聚集了包括马云、马化腾及刘强东在内的领袖资源,红杉资本、优势资本为首的资本龙头,数千家合作网站及媒体平台,以及采写、营销、视频和音频等组织于一体的服务生态。这些所有的资源及架构,都在围绕“商界领袖俱乐部”运转;在价值方面,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商界领袖俱乐部”都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将焦虑转为价值,让光芒刺破混沌,或许,这就是一个服务型机构和平台存在的意义,也是持续吸引会员及用户关注和参与的终极秘密。

(责任编辑:株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