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就是一场博弈,是关乎前程的大事,对于很多高三学生而言,本以为从考场走出来就能彻底解放,殊不知,后面的志愿填报环节更令人揪心。绝大多数考生对于“填报高考志愿”都感到迷茫无助,家长们唯恐行差踏错,误了孩子一生,便从亲戚好友、学校、工作单位、媒体等多处获取填报志愿的建议,甚至连街坊邻居、广场舞友、牌桌牌友都是他们取经的对象。
    孩子志愿填报 犹如家长“高考”
    送子女读好大学是所有父母的心愿,可学校录取名额有限,填报志愿环节便成为了他们的“战场”,每一分的评估失误都可能“失之毫厘 谬以千里”。对高考志愿选择难度、竞争压力不言而喻。

    填报高考志愿难,首先体现在学校的选择上。截至到2018年,全国本科院校多达1219所,算上高职院校,更是高达2879所。很多大学近几年经过改名、合并、扩招、升本,光从名字来看根本不知道其特色是什么,虽然考生家长中也有很多读过大学,但是面对这些变化也是一头雾水,光是去了解这些学校就需要耗费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其次,专业选择存在很大难度。中国的大学共有13个学科,61个大学专业类,506个大学专业。而在具体的专业上,有些专业的名称又非常相似。如生物制药、生物医学工程、生物工程,名称相似但学习的内容却完全不同。隔行如隔山,专业名称上的相似性也给广大考生和家长在报考志愿时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第三,平行志愿复杂难懂。平行志愿最大的优点是降低了考生掉档的风险,即使考生报考的A志愿未能上线,那么B志愿仍旧可作为考生的第一志愿。但是如果考生第一志愿未能上线,且第二,第三,第四等志愿都已录满,考生只能等待补录或进入下一批次录取。因此,是否服从专业调剂和第一志愿选择非常关键。
    很多省份在平行志愿大原则不变的基础上进行了些微调,以适应本地实际情况。例如广东2018年推出高分优先、浙江7选3和上海6选3的新高考改革已经试行了两年、江苏按选科等级划分、吉林整合了部分顺讯志愿,等等。因此,仔细研究本省的政策至关重要!
    需求拉动市场增长 志愿填报咨询机构应运而生
    中国每年约有900多万学生参与高考,在6月、7月出现志愿咨询的高峰,面对这种低频、刚需的市场需求,对应的咨询服务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其中线下机构有一对一咨询、一对多培训课等服务形式,咨询师有相关专家、大学招生就业处老师、普通大学老师,甚至高中老师,各水平对应的价格都不一样。他们凭借以往的经验和手头的情报信息工作,为考生提供咨询服务。

    另外,由于大多数的报考咨询服务周期短,仅仅服务报考前几天,相当多的机构咨询师数量有限,一个人要面对很多家长和考生,因此可能会出现工作效率低、服务差等问题。
    随着新高考、志愿改革等政策变化,高考咨询需求逐渐递增,在海量的信息和不断变化的政策面前,部分传统的线下咨询机构和咨询师也渐渐显得乏力。对此,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互联网志愿咨询平台逐渐被市场追捧,比如极志愿、志愿君、优志愿等线上志愿填报平台。

    极志愿大数据测算 高考志愿填报不浪费一分
    大数据技术于志愿咨询领域的应用是指:基于海量的数据库,独家MHOF智能算法,结合考生情况,指令自动分析检索,能够精准快速地给出院校介绍、往年招生情况、录取概率、专业填报热度等参考信息,数据量越大检索结果越具参考价值。
    以极志愿为例,平台拥有全国最全的各省志愿填报数据,且收录了浙江、上海的新高考信息,用户可以快速进行志愿定向选择。记者体验了一下,用户输入自己的信息,计算机会结合用户的分数、意向、录取概率、高考政策、志愿表合理性来智能生成志愿表,并智能推荐更多符合的方案,整个操作过程在微信小程序上就能快速完成。

    拥有足够的数据资源是不够的,查询结果想要精准,还需要专业的数据分析处理和人工智能算法等技术做支撑。极志愿依靠稳定的算法和系统,可以衍生出院校录取投档线预测、高校竞争力排行榜、院校专业录取概率、志愿表诊断等功能,做到全方位查询。
    极志愿还具备“志愿填报导航”的功能。平台通过监控全网与高考志愿相关的事件、海量用户行为数据,能实时给出填报“撞车”的风险提示。用户通过APP、小程序或H5等端口,能够知晓对应的高校、专业的填报热度,从而避开激烈的竞争,提高自身录取率。
    科技在不断地发展,信息技术也逐渐渗透到人们生活方方面面,利用大数据技术制定个性化高考志愿填报方案,势必会成为未来高考填报的必经之路,与高科技同行,赢得人生第一场博弈。
文/孙春雨

(责任编辑:株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