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子就像买白菜一样,人们总是这样来形容房屋销售之火爆。要是卖大白菜的哄抬菜价,最高罚款3万元或许还算正常;可人家是卖房子的,3万块钱甚至连一平方米都买不了,是真正的九牛一毛。最高3万元用于惩罚开发商囤地、擅自变更容积率、捂盘惜售、哄抬房价等违规行为

  这些年,房地产违法行为繁多,各类保障房乱象迭出,归根到底都离不开两大原因:法律惩罚挠痒痒,执法部门不给力。事实上,针对开发商类似挠痒痒的规定还有很多,比如在《商品房销售明码标价规定》里,对开发商还规定有最高5000元的赔偿标准:房地产企业应当对所售房屋进行标价,每一单独使用的房屋价格均应当公开;对于不明示房屋价格的,每位消费者均可以提出5000元的赔偿请求。

  惩治商品房违法行为如果不能更为严厉,至少也要向大白菜看齐。事实上,对于开发商哄抬房价、炒楼花、囤积房源、伪造合同等行为,《价格法》早就有明确规定,理当被“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最高5倍罚款”。除此之外,《价格法》还规定,“当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显著上涨或者有可能显著上涨”时,“对部分价格采取限定差价率或者利润率、规定限价、实行提价申报制度和调价备案制度等干预措施”。这一招在普通日用品涨价时被执法部门常用,可是房价即便坐上火箭飞涨,“房产新政”却从未见过类似规定。

  哄抬房价最高罚款3万元,不是处罚偏轻而是实在太轻,显然还涉嫌违反了《价格法》中的相关规定。住建部制定的部门法规,作为下位法,理当以上位法作为依据。惩治哄抬房价等开发商违法行为,不应该设立如此极低的处罚上限,至少也应该在《价格法》基础上进行顶格处罚。要知道,针对类似违法行为,欧美国家动辄开出数十亿美元的大罚单,我们却还是最高罚款3万元,简直就是儿戏一般。

(责任编辑:株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