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药是在广泛吸收、融合了中医药学、印度医药学和大食医药学等理论的基础上,通过长期实践所形成的独特的医药体系,迄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是我国较为完整,较有影响的民族药之一。
 
    藏药资源
    现代藏药应用的地域,除西藏自治区以外,还包括青海、四川、云南和甘肃等省所属的一些藏族自治州和自治县。青藏高原是藏药的主要产地,藏药资源有2436种,其中植物类2172种、动物类214种,矿物类50种。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全州有藏药资源1000多种。
藏药种类
    目前,藏药已制定了统一的用药规范,即由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新疆等6省区合编的《藏药标准》,共收录藏药227种,其中植物类197种、动物类17种、矿物类13种,主要有:藏茴香、藏党参、藏紫草、水母雪莲花、唐古特、雪莲花、红景天、野牛心、秃鹫、紫草茸、紫胶虫等。
用药原则
    藏医学理论认为药物与五行有关,其性、味、效亦源于五行。五行中土为生物生长之本源;水为生长之汁液;火为生长之热源;气为生长运行之动力;空为生长之空间。五行缺一,生物则不能生长。这就阐明了药物生长与自然环境的统一关系。同时也指出:土水偏盛的药物味甘;火土偏盛的药物味酸;水火偏盛的药物味咸;水气偏盛的药物味苦;火气偏盛的药物味辛;土气偏盛的药物味涩。藏医在临床上用药是根据药物的六味、八性、十七效辩证主方。
 
    炮制加工
   央科觉得藏医历来就非常重视藏药的原材选料,在藏药药材的炮制中,对矿物药材的炮制最为神奇。通过特殊的炮制方法,铁屑在植物药水中浸泡3-5天,就会变成黄泥一样的物质。黄金经过炮制后,也能变成黑色的金炭,成为珍宝类药物中不可缺少的成分。各种名贵药物的炮制工序十分严谨,是一项高难度技术。公元17世纪第五世达赖喇嘛的执政官帝斯桑杰加措,依照《四部医典》经典要义,主持绘制出了79幅彩色唐卡,其中药物内容有六幅,三幅中绘制了药物399种,另三幅绘制了药物376种,共计收录了775种,所绘制出的药物,色彩鲜明,形状逼真优美堪称藏医艺术一绝。 

(责任编辑:株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