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新闻网

主页
分享互联网新闻
株洲新闻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助力品牌,发现价值。

都挺好合家歡背後的一聲嘆息

更新时间:2019-09-25 15:02:39点击:261

都挺好合家歡背後的一聲嘆息(图1)

  圖:內地劇《都挺好》描述中國式家庭的矛盾和衝突,引發共鳴\網絡圖片


  作家阿耐、導演簡川訸曾在《歡樂頌》中塑造了一個生活在重男輕女家庭中的女兒樊勝美,其父母時常拿女兒薪水填補兒子債務,被犧牲和付出的永遠是她。時隔三年,阿耐和簡川訸再次「舊話重提」,寫了一個蘇州姑娘蘇明玉的故事,同樣是家中不被重視和喜愛的女兒,卻成了這個信奉重男輕女家庭的最大希望,一遍又一遍拯救蘇家男性走出泥淖,還打破了傳統家庭倫理關係中所倡導的「養兒防老」。歲月匆匆,如今的內地倫理劇又將如何講述這類女兒與家人的和解之道?

劉 毅

  人常說,家庭是最溫暖的港灣、「家和萬事興」,煲劇人也習慣在電視上看到有擔當的父親、深諳孝道的兒子、賢惠的媳婦和乖巧的女兒。但《都挺好》反其道而行之,劇中被家庭忽視的蘇明玉(姚晨飾)不僅從小離家闖蕩社會,喪失家的庇護,亦是整個家中最有擔當的人,而另外三個男性——她的父親蘇大強(倪大紅飾)、大哥蘇明哲(高鑫飾)、二哥蘇明成(郭京飛飾)卻需要依託蘇明玉的幫助,從而直接衝擊「父親是一家之主,為妻兒遮風擋雨」、「兒子是養老的保障」、「女兒是完全指望不上的外家人」、「有夫有子萬事足」等傳統觀念。

  《都》劇改編自阿耐同名小說,上月底於浙江衛視、江蘇衛視播出大結局,雖不具備「爆款劇」賣相,主創人員卻在一片剪不斷、理還亂的日常瑣碎中「俘獲人心」。他們以辛辣的敘事角度闡釋本應合家歡的家庭成員之間,出現的計算和糾葛,看似都挺好的表象下是親人之間的防範和疏離。

  蘇明玉:愈不受重視付出愈多

  女強人蘇明玉在故事的開篇過得並不好,面對將家庭資源不斷分給兩個兒子的母親、不懂得如何保護女兒的父親,她從十幾歲開始就離家出走,與原生家庭(男女雙方在婚前的家庭)斷絕往來,跟隨眾誠集團的老闆蒙志遠(張晨光飾)闖蕩社會,最終靠落力打拚贏得可觀的社會地位,從原著小說中冷漠、決絕的女性被設置成了心軟、不斷選擇向原生家庭妥協的女老總。而蘇家另兩位女性——大嫂吳非(高露飾)、二嫂朱麗(李念飾)亦是理智之人。但反觀蘇家男性蘇大強、蘇明哲和蘇明成的言行,用煲劇人話就是:「養老不養蘇大強,嫁人不嫁蘇明哲,生兒不生蘇明成」,自此,男女兩性在《都》劇中形成了一種反傳統的對立,女性獨立又冷靜,男性卻尚待成長空間,需要克服自私自利、極度愛面子、懦弱無能等不討喜的性格特徵。

  以往的都市感情劇,一般套路都是「霸道總裁愛上我」的灰姑娘式故事,而蘇明玉本身就是一位「霸道總裁」,這一人物塑造的雖是蘇明玉在劇中收穫到的滿足,但其背後依然是一個並非尊重現實行為邏輯的女總裁故事——母親去世之後,她回到蘇家,不斷用金錢和人脈幫助蘇家人擺脫生活的麻煩事,既獲得蒙老闆的倚重和信任,更有可以無私包容她家人的無限暖男石天冬(楊祐寧飾),實在有些過分誇大這一角色的成功,從而忽略塑造這類子女在經受原生家庭傷害之後,對親密關係及情感的不信任,正如不斷有現實案例論證:「父母之愛在成長中的缺席造成的心理創傷,讓他們日後與人相處總有障礙。」且石天冬這樣的成功暖男,在現實生活中戀上蘇明玉這種好強性格、年齡偏大女高管的概率又有幾成?

  蘇明玉幫助蘇家的種種,都說明了一個問題「最不受重視的女兒,往往付出最多」,且在第三十九集時出現和解跡象,而這一切的外因是蘇明哲不再逃避、直面自己的缺陷;打小就不喜歡蘇明玉、見面就爭吵的哥哥蘇明成,會為保護妹妹聲譽而毆打那些辱沒妹妹名譽的人;蘇大強罹患了阿爾茨海默病,最有能力負擔父親老年生活的正是這位一直被虧欠的女兒。

   但假若蘇明玉只是一個沒有錢的普通女孩,一切又當如何?有人說,因為蘇明玉最有錢、且父親已經身患重病,所以她才會辭職在家奉養老人,甚至向遠在美國的蘇明哲、遠在非洲的蘇明成隱瞞父親病情。但事實上,現實生活中如蘇明玉一樣事業有成、沒有感受過家庭溫暖的女兒,真的會如同大結局那樣,放下一切,辭去打拚的事業而無怨無悔照顧阿爾茨海默病的父親?惹人深思。畢竟來自至親至愛的傷痛才最難消解,女兒最需要父母愛護的時間也早已遠去。

  蘇大強:向兒女索取填補孤獨

  綜觀全劇,《都》劇拋棄家庭劇固有模式,不再將焦點聚焦於婆媳關係和兩代人價值觀衝突,而是一上來,就令婆婆這一強勢角色消失,再用一個不懂得如何體諒兒女、過分看重自己得失的父親,激發整個家庭的矛盾衝突。這種衝突也不再源於傳統家庭戲中對育兒理念的分歧、夫妻伴侶的感情困境,而是只講父親和子女之間的相處矛盾,這一出發點也十分迎合時下都市人晚婚晚育之態勢。

  講真,蘇氏父子並非惡人,蘇大強的性格很難以好壞來評判。其自私自利,貪婪又愛財,卻在演員倪大紅的純熟演技中,集可惡、可憐、孤獨、幼稚於一身。在他看似可恨地向兒女索取的背後,不僅有難以言說的落寞,又在細節之處顯出對子女出於本能的關心,比如他在聽聞蘇明成和朱麗離婚時那一瞬間的錯愕,為打了一夜遊戲的兒子蘇明成蓋被毯、煮麵等。

  蘇明哲雖然極度愛面子,卻也是有心奉養父母,只是他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不僅無能為力,還因為失業,連自己的小家庭都無法顧及了,還在以犧牲妻女生活質量為代價,也要給父親在蘇州買三室一廳的大房子。蘇明成作為啃老族,是一個從小被母親寵壞了的孩子,不僅自我,更動輒將拳頭揮向妹妹和妻子。不過,蘇明成這一個十足惹人嫌的角色在郭京飛的演繹下,形象生動、具感染力,特別是他與倪大紅的對手戲,每當觀眾覺得他們二人如何討人厭的時候,又展示給煲劇人他們之間互動時的笑位,令人忍俊不禁,特別是石天冬為蘇大強送飯而被當成小偷那一場戲,倪大紅和郭京飛將父親的老小孩一面、兒子的大小孩一面,均給人留下深刻印象,讓人莞爾。

  《都》劇大結局早前播出,一部分煲劇人認為結局感人,令人思及父母,而另一部分觀眾則認為如此合家歡的處理方式無法接受。在最後的一節中,母親趙美蘭出現在蘇明玉的幻覺中,在那個幻覺世界,母親抱起被哥哥欺負的女兒,說要為她向哥哥討回公道。蘇明玉與母親的親情疏離,造成她一生都會想像倘若母親如此疼愛自己,一切會否不同?我等煲劇人亦如是,不喜歡聽父母的嘮叨,卻有最深的親情羈絆;有時會因兩代人不同的觀念衝突而吵到無法收場,但每每回想起兒時與父母相處時的點滴,都覺得心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