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播到腾讯微博
马英九就钓鱼岛争议提出五点东海和平倡议

 

资料图:台湾领导人马英九

就在钓鱼岛争议持续升温之际,马英九5日抛出“东海和平5点倡议”,引起岛内外关注。有媒体分析称,马英九此前一度被认为在保钓议题上不够积极,此次对日本主动提出“东海和平倡议”这样一个新的概念,也是想在保钓上展现作为的重大宣示。岛内学者认为,“东海和平倡议”可使台湾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主张不被边缘化,并称这是让国际“有感”的作为。

呼吁研订东海行为准则

据台湾“中央社”5日报道,马英九是在当天上午出席“中日和约”生效60周年纪念活动上提出“东海和平倡议”的。所谓“中日和约”,是指二战结束后台湾当局和日本于1952年4月28日在台北签订的和约,当年8月5日双方换文生效。马英九致辞时称,他上任以来致力推动与日本的友好关系,台日关系是40年来最好的时候,接着话锋一转,称最近看到日本在争取钓鱼岛主权方面可以说是动作频频,让他感到相当忧心。马英九说,他从大学时代就开始关心钓鱼岛主权问题,当时参与了保钓运动,40年来始终如一,以后也是如此;不论从历史、地理、地质、使用及国际法来看,“钓鱼台(台湾称钓鱼岛为钓鱼台)列屿都是台湾的属岛、中华民国固有领土”,这一点不容置疑,且现在在行政区划上属于台湾省宜兰县头城镇大溪里,关系和台湾非常密切。马英九称,考虑到双方目前的争议,导致东海和平与安全可能陷入不稳定状态,所以他提出“东海和平倡议”:第一,相关各方应自我克制,不升高对立行动;第二,相关各方应搁置争议,不放弃对话沟通;第三,相关各方应遵守国际法,以和平方式处理争端;第四,相关各方应寻求共识,研订“东海行为准则”;第五,相关各方应建立机制,合作开发东海资源。马英九还说,“国家主权无法分割”,但天然资源可以分享,各方应承认争议的存在,努力解决争端,合作开发东海资源,让东海成为“和平与合作之海”。

日本方面尚未表态

据“中央社”5日报道,台“外交部长”杨进添当天透露,“东海和平倡议”事先已告知日本,但日方还没有表示意见。他说,这阵子因钓鱼岛问题使台日争议升高,情势紧张复杂,当局因此提出相关倡议,“搁置争议,还有很多事情大家可以合作”。“外交部”称,由于东海区域位于太平洋海空交通枢纽,攸关亚太区域乃至世界安定与和平,为避免东海陷入不稳定状态,东海争议宜通过多边机制,以和平对话方式解决争端。

台湾前驻日代表罗福全说,和平协议、搁置主权、利用海域,这是一个好方向。国民党“立委”李鸿钧说,日本内部也有和平处理钓鱼岛争议的声音,盼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国民党“立委”林郁方说,除宣示东海和平外,当局应有捍卫“主权”的决心。民进党“立委”萧美琴则说,钓鱼岛议题不是一方说了算,台湾近来处理钓鱼岛争议的做法,让外界疑虑台湾是否和大陆在共同面对,台湾应提出有别于大陆的主张,并拿出处理问题的决心。

意在提升台国际能见度?

马英九的“东海和平倡议”引发广泛关注。台湾淡江大学助理教授黄介正说,东海议题牵涉美日安保条约,马英九将钓鱼岛问题扩大到东海议题,向美日说明希望和平解决争端,也是向大陆表达“中华民国对钓鱼台主权毫不退让”。他说,马公开说明立场,有助于提升台湾在这个议题上的国际能见度,让别人“有感”,钓鱼岛议题才有讨论机会。淡江大学美洲研究所教授陈一新表示,台湾处于大陆与日本之间,绝不乐见中日冲突升高;同时,东海问题又比南海问题单纯,马英九此时呼吁和平解决,不仅时机恰当,也有助于将“和平缔造者”的角色转化为“和平促进者”,预计美国将做出正面响应,各方也会就“搁置争议”发展进一步的默契。陈一新还说,马的和平倡议同时规避了大陆近来不断提出的“联合保钓”说法,为台湾争取更多空间。另据“中央社”报道,大陆学者时殷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东海和平倡议”具有建设性、合理性,契合时机,但若能强调“任何一方不能单方面改变现状”会更佳,更能避免危机、遏制任何冲突。

台湾《联合晚报》5日称,“东海和平倡议”是日本近日在钓鱼岛动作连连以来,马英九首次对相关议题公开发言。分析称,自钓鱼岛争议升温以来,马英九被认为在保钓议题上作为不够积极,此次对日本主动提出“东海和平倡议”这样一个新概念,似乎是想在保钓上展现积极作为的一次重大宣示。▲

据台湾媒体报道,马英九抛出“东海和平倡议”,“外交部长”杨进添今天表示,事先已告知日本,但日方还没有表示意见。

据“中央社”报道,钓鱼台列屿近日再度引发相关各国争议,马英九上午出席活动致词时,对钓鱼岛与其他东北亚领土争议,提出“东海和平倡议”。

杨进添说,钓鱼台列屿属于“中华民国领土”,这阵子因钓鱼台问题,争议升高,情势紧张复杂,台当局因此提出相关倡议,“搁置争议,还有很多事情大家可以合作”。

“东海和平倡议”内容

第一,相关各方应该自我控制,不升高对立行动。

第二,相关各方应该搁置争议,不放弃对话沟通。

第三,相关各方应遵守国际法,以和平方式处理争端。

第四,相关各方应寻求共识,研订东海行为准则。

第五,相关各方应建立机制,合作开发东海资源。”

(责任编辑:株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