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千年来中国武学不断发展革新,从冷兵器到肉搏,这些都是中华非物质遗产的重要传承。今天我们专访的是位传统武学高人,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铁臂王张宏武先生。成为“世界铁臂王”张宏武只用了一天,但成就“世界铁臂王”的,是张宏武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训练、和对武学不懈追求的精神。我们希望通过本次专访,能将这种精神一直延续、影响更多的武学爱好者走向成功。
      记者:您好,能不能先给我们普及下关于铁臂功?
      张宏武:“铁臂功”据说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也是一种内柔外刚的硬功夫。内柔是指练内气至柔;外刚是指臂硬如钢铁。习武者有缘得到真传后,习练多年后,达到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由量变到质变,才可有挥臂钢柱断,克敌筋骨折的威力。与人搏击交手,双臂如铁,只防不击,即可伤人肢体,如要还击,轻者伤,重者亡,猛烈无比。
      记者:您的手臂真的像钢铁一样坚硬不催吗?是不是任何人通过专业的训练都能够达到这样的功力? 
      张宏武:其实也并不是传说那样像钢铁一样坚硬不催,毕竟是血肉之躯,因为每天都会用手臂击打钢柱,大概一千到两千下,所以它的坚硬程度肯定会比平常人大很多倍。绝大部分的人通过专业训练都可以达到这种功力,不过呢,一定要能忍受刚开始训练的疼痛,当然,年轻强壮的人训练会更容易接受些,但最好有专人指导,避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记者:对于铁臂功的训练,您平时都有怎样专项性的练习?至今大概练了多久?
      张宏武:我七岁开始习武,真正针对性练习铁臂功是十五、六年前,也是无意中在网络上书本中看到的,当时就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也是选择一些比较柔软的沙包练习,慢慢从沙包到树再到钢柱,我练这个功不需要特定的场所和设备,在不破坏公共设施的情况下,身边的硬物都会是我练功的器械。
      记者:您平时除了专注于手臂的锻炼外,还会练习其他什么吗? 
      张宏武:平时除了练铁臂功外,我也比较喜欢练双截棍,泰拳和散打,因为我的铁臂功和泰拳的肘膝不谋而合,所以很喜欢泰拳特别强的技战性和抗击打,我练的招数虽然不多,但真正运用到实战中也是可以的。另外我现在也在研究一个套路,就是以前学过的龙形拳和泰拳的招式结合起来,等我把它完全成型之后,会展现给大家看的。
      记者:您的“世界铁臂王”称号扬名在外,您觉得打破世界纪录,作为保持者带给您有哪些方面的意义呢?
      张宏武:我从没有想通过打破世界纪录来出名什么的,只是想创造出世界纪录让更多人知道中国传统功夫也有这么强大的功力,也有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在很多人的观念中,都认为中国功夫要么都是花架子或者表演套路,真正的一些武学高手都是传说或吹嘘出来的,我也是想让更多人知道,真正有这种功力的人在民间还是有的,最大的意义呢,就是可以跟更多武学爱好者分享我每天坚持不懈风雨无阻的练功心得,更开心的是得到大家的认可。谢谢!
      记者:您目前担任中国功夫特训营的营长,日常都会教授队员哪些方面的训练呢? 
      张宏武:首先得感谢中国龙黄海刚给我这个合作机会,担任这个营长,说实话我还有很多的东西要向这些年轻的学员去学习,我平时也会教授他们一些铁臂功的练习,因为在练习铁臂功的同时也会加强他们肘膝的功力。平时一起交流的氛围也很开心,大家互相取长补短,我想这也是中国泰拳功夫特训营传承下去的一个特色吧。
      记者:您觉得把您称之为武学界的“奇人异士”合适吗?您对自己的身份有怎样的定义呢?
      张宏武:我不敢说自己是什么“奇人异士”,不过呢我也很有信心的告诉自己,如果有人想破我“世界铁臂王”的纪录,肯定还是需要付出一定的努力,其实每项纪录的产生,本身就是一个超越。功夫武术本来就是一个竞技项目,有人超越你,这是一个非常开心非常好的事情,我不会认为自己多么了不起,关于身份的定义也只是别人对自己的一个评价,所以,这些并不重要。
      如今的张宏武,不仅在中央电视台CCTV5《体育人间》的栏目里,为大家呈现最正宗的“铁臂功”,而且还在2015年《广州跨年晚会》上做为跨年红人表演挑战人类手臂极限,再次诠释了中国“铁臂功”的神奇。

(责任编辑:株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