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长优获悉,2019亚洲杯1/8决赛,韩国队通过加时赛2-1淘汰巴林队,从而闯入八强。此役,黄喜灿率先为韩国队破门,罗麦西为巴林队追平比分,金珍洙在加时赛为韩国队攻入制胜球。在另外一场1/8决赛中,,将在1/4决赛对阵韩国队。
    亚洲杯1/4决赛,国足将对阵伊朗队,越南面临日本的挑战。下半区韩国vs卡塔尔,东道主阿联酋将对阵澳大利亚。
 
    比赛焦点
 
    韩国闯入八强:从小组赛到1/8决赛,韩国队连战连捷获得四连胜,成功闯入八强。1/4决赛,韩国队的对手将是卡塔尔队。
 
    韩国连续7届闯入八强:自亚洲杯在1996年扩军改制至今,韩国队连续7届闯入八强。
 
    金珍洙力挽狂澜:此役加时赛,金珍洙替补出赛随即就为韩国队攻入制胜球。
 
 
 
    韩国庆祝进球
 
    精彩回放
 
    第4分钟,巴林队门将舒巴尔利用大脚长传球将球传至前场,郑又荣跃起争顶时未能将球解围,前插到禁区弧的拉希德迎高空球争顶回敲,马洪跟进迎球起右脚凌空抽射,皮球稍稍偏出球门立柱。
 
    巴林队打门
 
    第8分钟,巴林队策动反击,马丹前插到前场偏右侧接阿斯瓦德横敲随即起右脚远射,金承奎在门前稳稳将球抱住。
 
    第21分钟,郑又荣本方禁区前防守拉希德时犯规,巴林队获得任意球,马洪主罚起右脚攻门但却将球打飞。
 
    第25分钟,韩国队前场策动攻势,孙兴慜禁区外与马丹争抢高空球,马丹倚住孙兴慜随即跃起伸腿抢点却直接踹中孙兴慜面部,孙兴慜痛苦倒地,主裁判佐藤隆治随即吹罚马丹犯规且出示黄牌。
 
    第32分钟,孙兴慜在对方禁区前接到队友横敲,孙兴慜随即晃开防守直塞禁区,黄喜灿反越位前插突入禁区,巴林队门将舒巴尔弃门出击抢在黄喜灿触球射门前将球抱住,巴林队逃过一劫。
 
    韩国队错失良机
 
    第42分钟,韩国队策动反击,孙兴慜中路接传球晃开防守将球分向右路,李镕前插接应随即起右脚低平球传中,门将舒巴尔在球门前点抢在黄义助触球前伸脚将球捅走,不过包抄到门前的黄喜灿迎球推射空门建功,1-0,韩国队打破僵局。半场结束时,韩国队1-0领先对手。
 
    黄喜灿进球
 
    第49分钟,黄仁范在对方禁区前接队友斜传随即直塞禁区,黄义助反越位前插突入禁区迎球起左脚抽射,哈亚姆追防过程中舍身封堵将球挡出。1分钟后,黄仁范在对方禁区外接队友分球随即起脚射门将球打飞。
 
    第55分钟,哈亚姆在本方禁区弧防守黄喜灿时犯规,韩国队获得任意球,郑又荣主罚起右脚低平球射门,皮球击中人墙发生折射后擦柱而出。
 
    第70分钟,巴林队前场围攻对手,拉希德在禁区前接队友分球随即晃开防守起左脚大力抽射,皮球直奔球门死角而去,金承奎飞身侧扑将球扑出底线,韩国队逃过一劫。
 
    巴林错失良机
 
    第77分钟,韩国队有一名球员受伤倒地,但巴林队并未停止进攻,迪亚外围射门恰击中胡麦丹,胡麦丹禁区内将球卸下随即摆脱防守起脚射门,洪喆补空门将球挡出,但罗麦西跟进补射命中,1-1,巴林队追平比分。该场丢球,是韩国队在本届亚洲杯的首粒丢球。
 
    巴林扳平
 
    第88分钟,韩国队前场策动攻势,黄仁范禁区前接分球随即转身起左脚远射,但皮球高出球门横梁。
 
    第93分钟,哈亚姆中场停球回传门将但力量过小,黄义助前插断球获得单刀,黄义助在禁区边缘面对弃门出击的门将起右脚推射,皮球擦柱而出。常规时间,两队战至1-1,比赛进入加时赛。
 
    黄义助失单刀
 
    第95分钟,韩国队在对方禁区前获得任意球,朱世钟主罚起右脚攻门,皮球越过人墙稍稍高出球门横梁。3分钟后,韩国队前场策动攻势,李昇祐对方禁区内接孙兴慜分球起脚大力抽射,但却将球打飞。
 
    李昇祐错失良机
 
    第105分钟,孙兴慜主罚右侧角球传中,埋伏在门前的金英权高高跃起抢点头槌攻门,皮球稍稍偏出立柱。
 
    第106分钟,朱世钟中圈得球斜传右路,李镕前插接应随即带球下底传中,埋伏在后点的金珍洙迎球冲顶破网,2-1,韩国队再度领先。
 
    金珍洙进球
 
    第109分钟,韩国队策动攻势,朱世钟禁区弧带球摆脱防守起右脚射门,皮球击中球门立柱弹出。
 
    韩国队击中立柱
 
    第118分钟,巴林队反击,阿斯瓦德禁区外停球随即起左脚远射,皮球高出横梁。
 
    最终,韩国队通过加时赛2-1淘汰对手,闯入八强。
 
    数据分析
 
    通过临场数据可见,韩国队虽享有传控优势,但进攻效率却不尽如人意。控球率上,韩国队达到70.5%,巴林队唯有29.5%。传球总数上,韩国队865-361遥遥领先。任意球数据方面,韩国队17-11领先。射门方面,韩国队完成16次射门2次射正。反观巴林队则累计完成17次射门且4次射正。可见,韩国队虽取胜晋级,但其此役进攻效率实则是难言理想的。

(责任编辑:株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