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日南都报道,深圳一名男子欲跳楼轻生被解救,自述三年来在QQ空间玩博雅德州扑克游戏输了100万元,越陷越深,才想到去游戏公司控诉,并有轻生念头。经记者访查,游戏存在兜售游戏币的币商,使玩家可以将赢来的筹码套现。博雅公司回应,转让、交易游戏币属违法行为,游戏严格禁止,游戏公司也与币商无关联。
    博雅:会限制玩家过度游戏
    近日,东方博雅科技有限公司表示,已开始对南都报道中提到的违规玩家和所有存在潜在违规行为的玩家进行逐一排查。如发现违规行为属实,博雅将严肃处置并追究法律责任。
    据博雅方面介绍,游戏除设有用户举报功能外,也建有违规行为审核和处理团队,每天都有专门人员进行游戏内巡查。截至目前,博雅在平台上已处理违规账号超过6000个。
    另外,博雅方面表示会控制玩家的过度游戏行为。针对存在长期不间断游戏行为的玩家,游戏会对其游戏行为进行控制,对每日游戏币消耗数量也有限制。同时,公司系列游戏也在游戏内设有提醒,提示玩家进行自我保护,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
    博雅公司称,玩家为获得更佳的游戏体验而充值购买虚拟游戏币,确实是公司游戏经营的主要模式。但博雅旗下游戏已向用户作出明确书面说明,游戏币必须通过官方渠道进行购买,而官方不会提供也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游戏币回购、变相兑换现金、相互赠予、转让等服务。
    律师:玩家心态很关键
    据记者回访玩家李先生,他表示,自己最关心的还是能不能挽回一些损失。
    广东盛唐律师事务所的丁龙律师就此表示,如果某玩家是进入真实的赌场进行赌博,则赌资不受法律保护,所涉金钱应由公安收缴国库。
    针对李先生的现实情况,律师表示,在没有证据证明运营商有开设赌场的嫌疑的情况下,应该理解为运营商为参与人提供游戏娱乐服务,游戏玩家基于娱乐的目的支付费用,这是平等的民事行为,玩家支付的是合理对价,不存在损失可言。
    玩家之所以会出现巨大“损失”,币商在流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在丁律师看来,币商买卖游戏币的行为似乎不好定性。“如果和网络运营商存在串通行为,个人认为可能属于开设赌场的共犯;如果只是币商的单方行为,他的行为在刑法上难以定性”。
    关于币商的来路及调查方向,丁律师认为,调查币商存在较大困难,而匿名聊天记录也几乎没有证明力。首先,聊天对方的真实身份无法确定;其次,即便确定了身份,“币商”单方表示博雅与“代理”签约,在无法进一步提供客观的证据时,若博雅否认,则无法相互印证。
    那么,网络上这一类带有筹码输赢机制的棋牌游戏,和赌博的界限又在哪里呢?丁律师倾向于认为,界限就在参与人的主观方面:是以娱乐为目的,还是以营利为目的。如果参与人参与游戏,是抱着将虚拟货币转化为现实货币的目的,这显然存在追求营利的动机,这就涉嫌赌博罪。
    最后丁龙律师建议,游戏仅能作为娱乐消遣的方式,若投入大量金钱沉迷游戏,恐怕超出了娱乐的范畴。背离娱乐初衷企图营利,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南都见习记者 邵枫

(责任编辑:株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