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酸镍主要用于电镀工业,是电镀镍和化学镍的主要镍盐,也是金属镍离子的来源,能在电镀过程中,离解镍离子和硫酸根离子。硬化油生产中,是油脂加氢的催化剂。医药工业用于生产维生素C中氧化反应的催化剂。无机工业用作生产其他镍盐如硫酸镍铵、氧化镍、碳酸镍等的主要原料。印染工业用寻生产酞青艳蓝络合剂,用作还原染料的煤染剂。另外,还可用于生产二次电池等。
    随着电动汽车市场的迅速发展,动力电池对钴与硫酸镍的需求水涨船高,据悉尼的项目开发商Cobalt Blue Holdings Ltd.介绍,一般而言,每辆电动汽车的电池需要15公斤钴,随着全球钴需求的上升,每年10万吨平稳的供应量已无法与需求相匹配,2016年钴矿出现1500吨的供应缺口,今年可能再翻一番。钴价上涨也使得一系列钴矿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在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等地破土而出。另一方面,据上海有色网预计2017年新能源汽车硫酸镍用量为3.9-4万吨,到2020年用量预计将达到13.2-15万吨

    从全球供需平衡来看,镍已出现连续三年短缺,镍价长周期走强逻辑并未改变。国际镍业研究组织最新数据显示,5月全球镍市供应缺口扩大至15400吨,消费量创年内最高。今年1-5月,全球镍市供应短缺扩大至69600吨,高于上年同期50100吨的供需缺口。在新能源汽车需求向好的预期下,镍企纷纷转产硫酸镍而挤压电解镍产量,镍市结构性短缺和新增电池需求是支撑镍价长牛趋势的根本驱动力。
    短期来看,中美贸易摩擦仍将是干扰因素,尽管靴子落地后镍价补跌已兑现了宏观风险,后期该因素对有色金属的边际利空减弱,但不排除对市场信心形成长期抑制,使有色板块承压。
    基本面方面,环保对高镍铁的支撑转弱,但高镍铁呈现较强的抗跌性。7月初,江苏、内蒙古部分高镍铁工厂开始恢复生产,主要是完成前期订单,可流通货源较少,高镍铁价格呈现出明显的抗跌性。但环保对高镍铁的支撑作用有限,较难出现类似去年山东减产驱动镍价大涨的情形。

    江门长优实业是从事镍钴冶炼的资深企业,生产的硫酸镍硫酸钴等产品销售给三元锂电池正极材料生产单位用来生产锂电正极材料。在市场硫酸镍需求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江门长优会迎来一次巨大的机遇,在硫酸镍的研发上将投入很多的成本和精力,为新能源汽车的生产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责任编辑:株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