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7日,美国SEC网站显示,陈氏家族向盛大董事会发起无约束力提议,拟以每股20.675美元的价格向股东收购全部盛大股票,进行私有化退市。
    
      近日,以盛大网络CEO陈天桥为首的陈氏家族宣布将“私有化退市”,这一消息给资本市场投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历来擅长资本运作的陈天桥,在登陆纳斯达克7年之后,突然宣布和美国投资者“离婚”、摆脱资本市场的束缚,难免引发市场的不断猜测。而据证券交易所规定,盛大私有化后,公司将从证券交易所退市。
    
      记者了解到,截至2011年9月30日,陈氏家族共持有盛大68.4%的股权。按照提议价格计算,此笔收购一旦达成,盛大剩余的31.6%股权涉及价值逾7亿美元。
    
      而提议中还披露,陈氏家族将通过借款形式筹集资金,完成此笔交易,并已从其财务顾问摩根大通处获得“高度信心”函。
    
      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师张兰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目前大部分寻求私有化退市的企业往往是因为二级市场表现欠佳,退市实为无奈之举。”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陈天桥的回购计划已酝酿多时。如此看来,尽管很多公司仍对IPO怀有憧憬,但也同时有一些公司开始萌发退市倾向。
    
      IPO“围城”的双刃剑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以陈天桥为代表的管理层现正踌躇满志,盛大旗下业务繁多,战线已经全面铺开,不缺钱、不缺人、不缺产品、不缺品牌,这与通常意义上的拟私有化企业存在较大差别。
    
      张兰认为,盛大此举在于“退”一步海阔天空。
    
      当然,与之对应的观点则认为,退市原因是估值不理想与业绩的压力。中信证券分析师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回顾了盛大在登陆纳斯达克后的业绩表现:在2009年,盛大股价曾最高触及62美元/股,之后走势则相对低迷。而随着金融危机、欧债危机等相继爆发,近一年股价累计跌幅超过了16%。
    
      也许,资本市场给盛大新业务的估值似乎并不符合陈天桥的预期。此外,陈天桥一直希望摆脱对网游业务的单纯依赖,但多年来整合收购的公司业绩并不理想,反而需要游戏业务不断输血。作为上市公司,盛大面临着来自美国资本市场巨大的业绩压力。
    
      因此,陈天桥此举看似有些突然,而实际则已经做了长时间的铺垫与准备。
    
      从2010年第四季度开始,盛大已经陆续三次回购股份,为私有化做准备。据盛大财报显示,2010年第四季度盛大回购110.5万股,2011年第一季度回购15.2万股,2011年第二季度回购33.6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陈天桥接受采访时即表示,盛大希望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假如国际板推出,我们会第一时间申请。”陈天桥曾经自嘲盛大在美国被称为“孤儿股”。
    
      的确,由于盛大所面向的市场和投资者是分离的,美国投资者很难理解中国企业的商业模式。因此,也就不难理解陈天桥所言“孤儿股”的深层含义。
    
      然而,陈天桥“处心积虑”地忙于暂时从资本市场退出;另一方面,仍有更多的中国企业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也要挤进去。
    
      近年来,中国企业展现了强烈的上市需求,创业板开闸以来,境内资本市场火爆,2010年第四季度的海外市场也出现了放量增长。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IPO自身同样是一把双刃剑。
    
      张兰坦言,未上市企业更多关注在上市过程中获得的瞬间价值增量,树立品牌形象,拓展业务平台;已上市企业则面临公开透明化的定期信息披露,并且一部分企业控制权逐渐转移到了市场的手中。
    
      因此,市场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景象“围城”之外,拟上市企业千军万马勇闯独木桥;“围城”之内,已上市企业在经营管理中难免遭遇多方掣肘,并且承受业绩压力难以大展拳脚。
    
      张兰预测,盛大若实现此次私有化,则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以摆脱公共企业的业绩束缚,能够重新对公司业务进行整合和调整。并且,不排除这次盛大有意放弃N
    
      ASDAQ,通过“PPP策略”重新回归境内资本市场的可能。
    
      借道私有化实现“多赢”
    
      所谓PPP策略,即“Public-Private-Public”,指先通过收购在外流通股实现私有化退市,转变企业架构,谋求再次上市。“PPP策略”对于企业、股东和机构投资人分别呈现出以下几点获利空间:
    
      首先,企业欲寻求私有化,必将向中小股东提供基于当期股价的溢价,才可能达到回购股权的目的。
    
      这次以盛大为例,本次陈氏家族所提出的以每个美国存托凭证41.35美元($41.35/ADS)或每股普通股20.675美元的现金价格,相对盛大2011年10月14日收盘价溢价23.5%,相对之前30个交易日的成交量加权平均价格溢价26.6%,相对之前60个交易日的成交量加权平均价格溢价25.1%。
    
      “换言之,持有盛大股票的中小股东通过本次私有化收购,可以直接获得超过20%的股票收益。加之,正是由于收购溢价的存在,私有化对于二级市场而言是利好消息,股价将短期走高,也将为股东带来抛售套现的机会。”张兰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看来,盛大私有化的过程,也是中小股东开始获得一定投资收益,并重树市场信心的过程。
    
      其次,实现私有化退市往往需要借助大量的资金支持,基本不可能利用自有资金进行股票收购,必将寻求投资机构的支持。
    
      由于拟私有化企业往往估值较低,能够为投资机构提供理想的投资机遇,企业私有化之后再登陆其他交易所上市,将呈现出可观的资本增值空间。
    
      再次,张兰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私有化再上市有望为企业提供一次“凤凰涅槃”的机会:一方面,能够帮助企业摆脱股价低迷的困境,消除二级市场表现对企业形象带来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通过回购股份,增强二级市场投资者的买方信心。
    
      “此外,私有化之后,公司经营权集中,有利于公司进行改革和治理,重新布局;最后,另寻市场再次上市,企业有望获取更高的市场估值。”张兰如是说。
    
      仍以盛大为例,2010年盛大普通股股东的净收益为$1.5/ADS,按照盛大2011年10月14日的股价33.48美元计算,盛大的市盈率为22.32倍;以提议收购价格41.35美元计算,市盈率为27.57倍。
    
      据统计,尽管境内资本市场的市盈率在2011年三季度平均值降为37.64倍,但仍高于盛大当期水平。
    
      看来,如果盛大选择离开美国投资者,并回归中国市场的怀抱,实为明智之举。
 
 
 
 
 
 
(责任编辑:株洲新闻网)